李祉东

设计、生活、旅游、摄影‘s blog。

鹰婕Jane:


草原归来,朋友说我没有晒黑。

淡淡一笑,我说怎么可能。


脑海像放映公路电影一般,

浮现独自一人静默走路的模样。

四周是广袤草原,

高原的烈日炙烤,

背着包走在公路边上,

轻轻哼着唱歌。

没有停下脚步伸手拦车,

过往车辆呼啸而过。


没有同样背着包的独行旅人。

没有牧羊人,没有策马者。


一步一步不紧不慢地走,

就像走到时间尽头,

我也还是同样的姿态。


傍晚时分,眼前所及染上温暖色调。

我能感受到自己脸上,那阳光温度的变化。

我能抚摸到自己一颗心,

在那条孤独公路上的细腻感怀和苍茫。


停驻,

只为俯身观察一片狗尾巴草,

在夕阳下的温婉和向往。

摇曳,亭亭,

柔软里自有一股韧性,不可侵犯。


任谁都是不可侵犯的存在,

世间万物,花草树木,你我他,

任谁都是自成一个独立世界。

连孤独,静谧,抑或是甜蜜,

都不可侵扰成默默无言。


日落时与自己行走的影子相陪相伴,

似是连迈开的脚步,都有着一样的频率。

这个背着包走路的人,

如果我不是她,

那她可能长着怎样的面孔,

留着怎样的头发,又带着怎样的眼神?

该是一张孤独的脸?

上面布满高原的强光烈风,

还有无意堆积起来的尘土?

该是一种凛冽的眼神?

独行天地间的心无旁骛和自在自得?

该是时不时微微颤动的嘴角?

因为孤寂难言也因为天地苍茫?


无论如何,我喜欢那个走起路来步履爽朗的自己,

就这样一路强风烈日满头尘土地满足着。


又是忽而停驻,

因为前路一只意外死亡的鸟。

柔软的黄色羽毛还在随风微微颤动。


一瞬眼前模糊,深呼吸一口气,

环顾四周苍野,望向远方日落。

耳边呼啸已沉寂,变成无声流线。

粗犷的风仿若吟游诗人,

低沉浑厚地远远唱着,

来世啊,愿做一只苍野之鹰,

山峦里低吼,天际间飞翔。


PS:

消失了好多天,谢谢你们惦记:)

胶片还在等待,只好先发手机照。

等胶片出来再跟你们细细分享,

旅途中各种意想不到的奇遇。

评论不及望见谅。


婕。2013年8月5日。


评论
热度(442)
  1. 徐小小自由的鱼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自由的鱼什三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一叶木木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
    晒黑了吧
  4. 伊底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运营内容库
  5. 雨竹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
    不知是不是有机会,在未来的哪天,偶遇,静静谈,这些年,你是不是还好?
© 李祉东 | Powered by LOFTER